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 尊龙d88com >

一个中国男人和一个法国男人他们的爱情堪称是20世纪最离奇的事件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19-05-23 17: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个谎言,道出了整个时代的悲剧。蝴蝶君的原型,梅派旦角,时佩璞先生,已于2009年逝世,而有关他的奇闻与猜测却仍在流传。蝴蝶飞了,谁还在戏里?

  《蝴蝶君》是由大卫·柯南伯格执导的剧情片,由杰里米·艾恩斯、等主演,讲述了上个世纪中期法国男外交官高仁尼与中国京剧男旦宋丽玲之间的故事。受到政府的委派,宋伪装成女带着目的接近高,结果让高疯狂爱上了自己,自己也慢慢爱上了他。后来宋买了一个孩子假装成他们的儿子,在高回巴黎的数年之后,也带着孩子前往法国继续指派的任务。后来宋出庭指正高泄露国家机密,第一次以男的身份出现在高的面前,高不愿承认现实,但最后幻想破灭自己也走向凋零,宋也黯然神伤,独自回国。

  据法国媒体报道,1938年12月21日,时佩普出生于中国山东一个家庭,6年之后,伯纳德在法国一个不布列尼塔家庭降生,父亲是名普通裁缝。

  1964年,高中辍学、年仅20岁的伯纳德成了刚刚建立的法国驻华使馆一名会计兼打字员。在那年圣诞节一个节日派对上,他第一次见到了喜欢男扮女装唱花旦的时佩普,这个能说一口流利法语的优雅“女人”令他一见倾心。在此后的20年里,他一直深信时是女人,并深爱着她。

  虽然这位法国外交官此后被调到驻蒙古使馆工作,但只要一有时间,他就回去与时佩普团聚。两人从1965年开始同居,同年底,时告诉他自己已经怀孕。据伯纳德回忆,两人交往期间极少,而且每一次都是黑灯瞎火,偷偷摸摸。时佩普解释说,这是因为东方女比较害羞。1973年回到北京时,伯纳德见到了自己7岁大的“儿子”时杜杜(音),伯纳德觉得孩子与自己很像,便信以为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日称,时佩普其实是在中国间谍部门安排下与伯纳德周旋的,他们的“儿子”是从新疆抱来的一个蓝眼睛孩子。在他们相爱期间,伯纳德为避免他们的关系被中方止,不断向中方提供法国外交文件,他自己说,这么做也是为保护他们“儿子”的前程。1982年,伯纳德回到法国,并且把时佩普母子也带到巴黎定居。一名法国外交官突然带回个中国妻子随即引起法国情报部门的警觉。第二年案情露馅,两人因间谍罪被捕。

  伯纳德到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爱人是男人,得知真相后,伯纳德在狱中自杀未遂。1987年,时佩普被法国密特朗特赦,从此定居巴黎。《时报》称,特赦他是因为密特朗觉得为这么个不重要的案子影响法中关系“非常愚蠢”。不久之后,伯纳德也被释放,但出狱后他再没有与时佩普“母子”一起生活。直到时佩普今年6月30日被发现死在家中。(引自扬州日报社2009年7月13日)

  电影一开始,高仁尼跟随友人和妻子去人民大会堂看原以为会很枯燥的表演,然而宋丽玲主唱的意大利歌剧《蝴蝶夫人》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身着一袭白衣,神态无限凄楚,将剧中作为东方女人的蝴蝶夫人表现的神秘含蓄而又优雅。后来在市井街道旁的小剧院里,宋的《贵妃醉酒》一开口便让高如痴如醉,舞台后那重重帷幔里若隐若现的身影,让这个第一次认识到东方女之美的法国人步步沦陷,一开始宋有尺度的半推半就,最后也渐渐变成两个人的沉沦。然而二人之间一直有一层薄纱笼罩,宋为了不让自己的男儿身被发现,不曾脱光衣服。高把宋视为心中完美的蝴蝶夫人,有着像歌剧里蝴蝶夫人那样为了西方男子献身凋零的凄绝之美。他沉醉在这种美里,沉迷在这种拥有并征服了完美神秘的东方女的幻想的爱情里。

  然而宋丽玲一开始就是被指派为了获取情报而去接近的高仁尼。在巴黎的法庭上西装革履的他作为男儿身第一次出现在高仁尼的面前,指证高泄露机密。剧情进行到此他们之间的爱情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场闹剧,一个错误。尽管如此,宋发自内心对高的爱并不是一个谎言。多年的相处自己早已经沦陷,然而蝴蝶终究无法飞过海洋。审判过后在囚车上只有他们两人独处的时候,宋一件一件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男儿身露在从来不曾见过他赤身体的高的面前,希望他能够正眼看清并接受真实的自己。可是高早就迷失在自己的幻想里,不愿面对眼前他不愿相信的事实。也许他以前也有所察觉,可是为了那虚妄的幻想,选择,不去相信,选择继续爱。在《蝴蝶夫人》里东方女子为西方男子痴迷守候,而在《蝴蝶君》里是法国人高仁尼为他幻想中的蝴蝶夫人宋丽玲渐渐迷失。电影的最后高在狱中群演时,放着凄美的《蝴蝶夫人》的歌曲,把自己浓妆艳抹画成夫人的样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于认清了这个谎言,痛苦的他选择了用割喉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其实在歌剧《蝴蝶夫人》里,东方女子苦苦等待西方男子,最后为情而死的情节非常能代表西方一种主导式、掌控式的意识。东方女对西方男的这种依赖以及顺从让西方人非常适应。然而这部电影里西方人的角高仁尼转换成了那个原本迷失而顺从的东方女,而宋丽玲更像一个给人留下希望却远去的西方人。这是对传统西方意识的颠覆,也是对多年来东方人对西方各种盲目顺从的讽刺。“蝴蝶君”不仅仅是指开头出演蝴蝶夫人的男人宋丽玲,更在深层次指的是结尾以蝴蝶夫人形象死去的高仁尼。也许这部电影在上个世纪上映的时候由于别上的话题会令人不安,但是它在艺术上取得了不凡的成就。放在这个时代来看,无疑是一部令人深思的美丽与痛苦并存的好电影。